丧尸来袭萌夫再让我啃一口
在線投訴 | 郵件投訴 | QQ投訴 | 4006-400-312
當前位置:資訊 首頁 > 企業信用 > 正文
分享到:
    
法院力促勞資雙方共建誠信和諧關系
2019-01-28 08:26:27 來源:央廣網
全省各級法院窮盡一切司法手段,在嚴懲惡意欠薪行為的同時,又兼顧用人單位合法權益,通過勞資平等保護,推動誠信和諧勞動關系的共建。

1月14日,位于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南莊紫洞村的某建材工廠里,工人們早早地排起了長隊,等待法院為他們發放被拖欠的工資。因經營不善,該公司共拖欠116名工人工資及工傷賠償款合計191萬元。

“辛辛苦苦做了那么久,終于拿到工資,總算可以安心回家過年了,真是太感謝法官了!”從禪城區人民法院執行法官手中拿到自己的16300元工資,工人小陳喜極而泣。

年關將至,如何讓外來務工人員足額拿到工資回家過年,再成焦點。記者了解到,2018年,廣東省法院審結涉勞動爭議糾紛一審案件42213件,為外來務工人員追回欠薪2.9億元,共審結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刑事一審案件274件,判決290人。

作為勞動爭議案件收案量始終位列全國首位的廣東,全省各級法院窮盡一切司法手段,在嚴懲惡意欠薪行為的同時,又兼顧用人單位合法權益,通過勞資平等保護,推動誠信和諧勞動關系的共建。

平等保護雙向規制

當前,我國正處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時期,勞動關系主體及其利益訴求越來越多元化,因新型用工關系產生的勞動爭議凸顯、多發。

勞動爭議的產生,有企業改制不完善、企業轉型帶來勞資關系變化大等原因,一些用人單位為縮減用工成本以及規避訴訟風險,以虛假陳述、偽造證據等方式,拒付或拖欠勞動者勞動報酬的案件也時有發生。但同時,勞動關系一方契約精神不足,隨意違背誠信原則也是勞動爭議產生的重要原因。

廣州市民施某某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時,主動要求將社會保險費以工資形式支付,離職后,其又以企業未為其繳納社會保險費為由主張補償金。經審理查證,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企業無需支付補償金。

“值得注意的是,因個別勞動者抱有‘判項收益高,維權成本低’的心理,出現了濫訴、惡意訴訟現象。”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譚玲同志告訴記者,“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構建和諧的勞動關系,統籌處理好企業發展和職工權益的關系。判調勞動爭議案件,應做到既依法保障勞動者合法權益,又兼顧用人單位合法利益,促進企業生存發展,實現勞資平等保護。”

深圳某企業因業務需要,對陳某工作地點進行調整,陳某以生活成本增加為由提出離職,并索要經濟補償。后經查證,工作地點仍在深圳且企業提供了通勤班車,2018年4月10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陳某解除勞動合同理由不充分,用人單位無需支付補償金。

“在實現個案的公正中,應體現法律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和維護用人單位生存發展并重的原則。一味強調單方面保護勞動者,會造成企業發展的掣肘,最終從總量上減少就業崗位,帶來新的問題。”廣東省高院環境資源審判庭庭長羊琴介紹說,“但是,如果用人單位僅以內部組織框架結構調整為由解除勞動合同,則構成違法解除。”

記者了解到,2016年以前,一些涉及快遞用工的新類型案件,因沒有簽勞動合同,在確認勞動關系上存在爭議。同時,“互聯網+”概念的提出,催生了網約司機、網餐廚師等新用工形式。2017年7月,廣東省高院出臺《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疑難問題的解答》,從實務層面為部分特殊經營模式的勞動關系如何認定、社會保險有關問題如何處理提供指引;2018年7月,廣東省高院再與廣東省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聯合發布《關于勞動人事爭議仲裁與訴訟銜接若干意見》,對新業態勞動爭議意見分歧較大的問題作出統一規定。

實現快立快調快審

“你好,我是調解員,受法院委托,我代表市總工會就此案進行調解……”受法院的委托,某工會調解員走進了當事人李某的家中。

在廣州某工程公司承包的公路路段工作的李某,被他人駕駛的貨車撞倒后死亡,經認定為工傷。工程公司未為李某購買工傷保險,也未向李某家屬支付任何賠償或者補償。為此,李某家屬向廣州市越秀區法院起訴主張工程公司支付一次性工亡補助金、喪葬費等款項。

法院一審判決工程公司向李某家屬支付一次性工亡補助金、喪葬費等費用,但工程公司不服,向廣州中院提起上訴。二審期間,廣州中院組織工會參與調解,最終讓工程公司與李某家屬達成調解協議,支付李某家屬各項費用55萬余元。

解決勞動爭議,最快捷的方式莫過于調解。為此,廣東法院主動作為,積極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2018年3月,廣東省高院會同省人社廳、省總工會、省企業聯合會等單位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仲裁完善多元處理機制的實施意見》,就暢通爭議多元化處理渠道、推動調解仲裁均衡發展、提升爭議處理能力等方面提出意見。

實踐中,廣東法院化解勞動爭議著眼于“發現得早、化解得了、控制得住、處置得好”,建立“工會+法院”化解爭議試點,惡意欠薪案件溝通制度,勞動糾紛預警預報制度及訴調對接、裁訴銜接制度,通過勞動糾紛審判,指引工會組織、企業代表組織發揮代表作用,引導支持企業守法誠信經營、履行社會責任。

信息化也為勞動爭議案件快速化解,插上了高效快捷的翅膀。廣東法院深入推進“互聯網+裁審”,探索構建勞動爭議一體化在線平臺,通過仲裁機構、人民法院對立案、保全、證據調查、裁判文書等案件信息的網上共享,極大提升了勞動爭議案件的質效。

加大失信懲戒力度

“當年承包商一聲不吭跑了,一點誠信都沒有。沒想到法院一直惦記著我這事,堅持不懈打擊這種社會不誠信行為。”去年12月26日,鐘某高興地從執行法官手里接過現金支票。

4年前,鐘先生在承接某工業區私人廠房時,被對方拖欠工程款210余萬,其中150余萬元都是工人的工資,對方承諾將資產拍賣后付清欠款,但一直沒有兌現。歷經3年,法院執行干警不懈努力,終于成功強制執行此案。

司法實踐中,廣東省各地法院通過不斷加大對失信被執行人的信用懲戒力度,讓失信被執行人切身體會“一處失信、處處受限”。其中,肇慶市端州區法院利用公交車車身廣告,廣州市荔灣區法院利用地鐵電視,曝光失信被執行人姓名、照片、執行案號、涉案金額等信息,促使許多被執行人主動到法院交款。

除了個人,公司企業也有被納入失信名單的。2018年5月,佛山某公司與工人發生勞動糾紛,被訴至佛山市禪城區法院。在該公司敗訴,被判決支付30.7萬余元工資款后,執行法官嚴正告知該公司:如不履行債務,法院會將其納入失信名單,在政府采購、招標投標、行政審批、政府扶持、融資信貸、市場準入、資質認定等方面對公司予以信用懲戒。懾于法律權威,該公司立即支付了款項。

據了解,過去一年間,廣東法院共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34.41萬人次,限制出境2596人次,限制消費89.97萬例,司法拘留6989人,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妨礙公務罪移送追究刑事責任526件。

運用司法懲戒失信行為,有力破解了執行難問題,從法律層面助力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及“誠實守信光榮、背約失信可恥”環境的營造。

 


相關文章

丧尸来袭萌夫再让我啃一口 下载最新棋牌游戏 抢庄牌九安卓版 河北时时qq群是骗局揭秘 澳門足球彩票投注公司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老虎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北京pk10有官网吗 双色球复式票什么意思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手机版下载 手机百变主题下载 11选5买任8选9个号 手机重庆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