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来袭萌夫再让我啃一口
在線投訴 | 郵件投訴 | QQ投訴 | 4006-400-312
當前位置:資訊 首頁 > 企業信用 > 正文
分享到:
    
論政府市場信用監管的創新方向
2019-06-03 08:15:00 來源:《中國信用》雜志
當前,在依法治國、社會治理創新和改善營商環境“放管服”政策背景下,大數據、互聯網+、人工智能、征信技術等因素的刺激下,政府市場監管制度面臨一個“范式轉換”,即升級“信用監管”至2.0版。

當前,在依法治國、社會治理創新和改善營商環境“放管服”政策背景下,大數據、互聯網+、人工智能、征信技術等因素的刺激下,政府市場監管制度面臨一個“范式轉換”,即升級“信用監管”至2.0版。

政府市場信用監管及其升級的政策環境

“監管”是一種政府行政執法行為,即政府在經濟領域依法行政的各種舉措和行動。

以往政府監管以使用強制性手段為主,例如采用“羈束性”或“強制性”執法。未來在社會治理環境下,政府監管舉措將更伸縮柔韌,而且具有服務性。

按照國際通行的說法,政府“監管”被分為兩大類,一類是“金融監管”,另一類是“市場監管”。

政府市場監管是指政府針對企業生產和市場交易建立規則和實施行政執法。監管對象包括參與市場經濟活動的各類主體,以監管企業經濟行為為主要目標。監管覆蓋各市場主體和所有產品商品的完整“生命周期”及其作用或使用效果。監管的法律邊界明確,只覆蓋國內市場,而不似金融監管具有國際聯動性。

舉例來說,在今年的兩會上,國家市場監督監管總局領導表示,該部門監管工作的近期任務主要是“嚴防嚴控食品安全風險、打擊假冒偽劣。”

在世界范圍看,政府的市場監管目標是標本兼治性規范市場經濟秩序,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維護具有公平交易和平準市場性質的商業倫理。“解決因市場違規失信而制造出的百姓痛點”或“為企業建立信用制度提供指南服務”的提法,就是分別從“標”和“本”的不同視角去看待監管任務。

舊式的市場監管方法主要是分片區、劃網格、包商戶、巡查巡視、運動式執法檢查等,都屬于斷續式監管方式。僅治標,不治本,而且無法形成天羅地網式的無縫隙監管。更何況,政府監管在面對市場邊界無限放大、新興業態頻出、消費者維權意識增強的市場環境。

“信用監管”的著眼點在于治本,對市場上的失信和違規施行治本性質的監管,可說是監管方式的質變性升級,使監管更適應法治環境和適配社會治理創新。具體來說,信用監管是更為科學的市場監管方式,體現在監管形式和效果上的天羅地網式覆蓋性、分類分級柔韌性、大數據技術支持下的精準性、主動親民的服務性和社會治理的參與性。

在當前,依法治國、社會治理創新和改善營商環境“放管服”政策背景下,在大數據、互聯網+、人工智能、征信技術等技術因素的刺激下,政府市場監管制度面臨一個“范式轉換”,即升級“信用監管”至2.0版。

我國政府采用信用監管方式,起始于原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對企業分類監管的實踐。2003年春,原國務院副總理吳儀同志赴原國家工商總局主持一項剪彩儀式,啟用“四級分類信用監管系統”。而就在此前不久,她代表國務院宣布啟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

在當年底,中國工商行政管理學會編纂出版了《企業信用監管理論與實務》,書中提出了支撐信用監管的五項制度建設,分別是建立企業信用信息歸集制度、企業信用評價制度、企業信用公示制度、企業信用獎懲制度、以“守合同重信用”評價體系為指引來推進企業信用制度建設的服務。

在我國當前的經濟發展階段,政府市場信用監管方式有換代升級的迫切性。在今年的兩會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推進“雙隨機、一公開”跨部門聯合監管,推行信用監管和“互聯網+監管”改革。時隔十六年,“信用監管”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倒逼政府監管部門盡快完成升級信用監管到2.0版的硬性任務。

盡快升級信用監管方式有其政策背景,最相關的政策有三個:

一是中共中央對依法治國的要求,依據是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二是國務院對政府監管工作的“放管服”要求,主要依據是國辦發《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電視電話會議重點任務分工方案》。

三是中共中央對社會治理創新的要求,依據是中共中央十九大報告。

在國務院“放管服”政策要求下,凸顯出信用監管作為商事制度改革的重要抓手作用。“放管服”改革涉及改善民生的方方面面,監管部門需要理順各種關系,優化政府服務,既能節省企業和群眾辦事的時間和成本,又不重蹈“一放就亂”的覆轍。為了優化“管”的方式,監管部門必須實現監管方式的創新,科學使用有限人力的監管隊伍,通過升級信用監管方式提升治理能力和服務效率,支撐未來服務型政府的“送政上門”。

中共中央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了社會治理的要求:“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加強社會治理制度建設,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治理體制,提高社會治理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水平。” 隨之政府開始調整其與社會的關系,將逐步轉移出一部分政府職能,發揮社會力量和公眾參與的協同作用,降低政府的行政成本。

當然,信用監管方法的形成有其規律,理論和技術支撐都非常重要。總結近些年政府的市場信用監管工作實踐,可以勾勒出市場信用監管的理論框架,該包括信用經濟學、企業和消費者信用管理理論和社會信用體系理論三個部分。在技術層面,征信、信用評級和大數據應用技術是關鍵。

政府市場信用監管現狀

當前,政府監管部門對建立信用監管的必要性認識已經相當深刻。例如,國家市場監督監管總局張茅局長曾說:“強化信用監管是實現市場監管科學化、法治化、社會化、信息化的重要手段,是加強市場監管的長效機制。”

在信用監管方式層面,總局要求實現公平公正的監管。信用監管是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的重要舉措,以大數據為紐帶、以信用信息平臺為依托、以多部門參與為手段、以聯合懲戒為核心的監管模式。在深化放管服改革和提高審批效率的同時,把監管工作重心向事中事后監管轉移,著力構建事前管標準,事中管達標,事后管信用的監管體系。

在制度建設推進方面,總局認為以信用監管為核心的新型監管機制初步形成,包括建立企業信息公示制度、全面推行“雙隨機、一公開”監管、建成“全國一張網”、推動信息共享與協同監管四個方面。

國家發改委會則從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角度考慮問題,強調市場信用監管制度的頂層設計和配合19項專項治理。作為國務院部際聯席會議的牽頭單位,國家發改委極其重視失信聯合懲戒備忘錄的落地執行,積極建立備忘錄的落地監督機制。

關于信用監管,國家發改委連維良副主任曾表示,以信用為核心的新型監管機制特點是加強事中事后監管,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有限監管,是以區別不同主體信用狀況的分類監管,是瞄準違法失信風險的精準監管,同時也是多部門配合聯動的協同監管,還是社會力量共同參與的綜合監管。

周曉飛副秘書長在4月9日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說,作為信用建設牽頭部門,將著力從頂層設計、基礎保障、創新推廣等方面推進信用監管工作。制定以信用為核心的新型監管機制的頂層設計文件,建立健全貫穿市場主體全生命周期且銜接事前、事中、事后全監管環節的監管機制。

去年,國家發改委會同人民銀行還印發了《關于對失信主體加強信用監管的通知》,明確了整改、約談、共享、公示、追責、修復等一系列監管制度。

政府信用監管方式的換代升級,是要解決當下嚴峻的市場主體失信和營商環境不良問題。人民群眾要的是從根本上解決經濟失信違規問題,國務院要的是治本之策及其快速見效。

3月26日,在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草案)》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總理說:“民以食為天,食品安全是天大的事。必須堅決守住安全底線,確保食品安全,維護人民健康。近年來食品安全工作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與人民群眾的期待仍相差較遠。”他對監管和執法現狀的看法和心情可窺一斑。

未來政府市場信用監管方式創新的方向

基于當前的市場經濟秩序現狀、政策環境和技術條件,政府市場信用監管創新有四個可能的方向:

一是與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聯動,遵循發展規律選擇技術路徑,或可率先推動社會信用體系進入“市場聯防”階段;

二是與社會治理創新聯動,形成社會力量參與和輔助的局面;

三是充分利用大數據和AI技術,使監管具有精確性,更加精細化;

四是設計和推動“送政上門”主動服務型的監管。如果以精煉的語言進行表述,就是使政府信用監管向智慧型、治理型和服務型轉變。

如前所述,信用監管是與社會信用體系相伴而生的,信用監管方式換代升級與與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的推進強相關。且不提“社會信用體系是整頓和規范市場經濟秩序的治本之策”這句吳儀副總理的名言,就其運行原理看,起碼它會建立起懲戒失信違規的天羅地網。

信用監管須由信用信息基礎設施提供支撐,除了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無論將來是否要構建市場監管一體化信息平臺),相信在未來兩個公共征信系統和民營的各大數據平臺都將對信用監管提供數據支持。

信用監管方法的形成,是在大量汲取信用服務業多個分支技術方法的基礎上實現的,例如征信、信用評級、誠信評價和商品追溯等等。

社會信用體系營建了有利于信用監管的制度軟環境,包括信用相關法律法規、信用國家標準和失信聯合懲戒備忘錄等。社會信用體系在行業信用體系建設方向上的推進,形成了多政府部門對失信聯合執法的局面,與信用監管的目標是相一致的。

從運行原理上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或早或晚都會推進到“市場聯防”階段,在社會治理創新的政策環境下更是如此,而市場聯防正是信用監管創新的一個絕佳角度。

從以上幾個方面看,或可認為信用監管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一項成果。

為配合社會治理創新,信用監管極有必要推動“治理型”信用監管方式創新。允許社會力量技術性地參與和輔助監管,使信用監管工作更具精準性、柔韌性和服務性,降低監管部門的行政成本。

不僅能讓政府監管部門將有限的執法力量用在刀刃上,還為確保監管的合規性提供了條件,可解決諸如市場主體等級劃分等問題。另一方面,治理型監管方式的服務性,社會技術力量參與和激勵監管對象自律向善,也可讓政府監管部門的國內外形象根本性好轉。

由此可見,治理型市場信用監管方式與“回應性監管理論”很吻合。

在植入大數據和AI技術方面,不僅能進一步完善黑名單系統和深化信用評價結果的應用,還有助于加快推進信用信息互聯互通,實現靶向精準監管,并能長期跟蹤和檢測監管效果。利用這類技術,能施行科學分類和動態分級監管,以及建立起對被列入灰名單和黃名單上的主體進行主動預警的機制。

在不遠的未來,能實現智能化發現

 


相關文章

丧尸来袭萌夫再让我啃一口 微信棋牌小程序开发价格 3d近10期开机号 美人捕鱼作弊器 老北京pk走势图 澳洲幸运5合作共赢群 重庆时时官方平台 开户送彩金捕鱼游戏 谁有极速时时网站 3分赛车全天计划 公开三码中特 安徽时时快3遗漏号 全民欢乐捕鱼能提现吗